-猫小团

KYO 团子 微博@-猫小团

呀呀呀!五周年快乐!
我现在是有证的蟹圆啦!

LOFTER娱乐主播:

山城竹马,岁岁无忧。

第5个夏秋纪念日,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→

戳这儿  生成专属蟹圆身份证,见证与凯源一起成长的日子

领取蟹圆身份证的小伙伴>3w名,更可为凯源赢得LOFTER开屏、网易新闻头条轮播位、酷我音乐凯源合唱专题、偶扑推广位等应援大礼包

愿时光不老,你们都好!


活动时间

7月8日-7月14日

活动规则

生成蟹圆身份证,你将拥有专属证件编号,永久保存的电子版身份证。get

特殊编号715、921、1108、12715....的kyo还有机会获得狂拽酷炫屌炸天

的实体版蟹圆身份证

[应援奖励]

* 参与小伙伴>3w名,即蟹圆身份证编号达到NO.30000,获得LOFTER开屏

* 参与小伙伴>4w名,即蟹圆身份证编号达到NO.40000,获得网易新闻头条推广位

* 参与小伙伴>5w名,即蟹圆身份证编号达到NO.50000,获得酷我凯源合唱专题、偶扑推广位的应援加成礼包


集合,扩列,蟹圆小伙伴们,走起!


诶嘿!
考完啦!
高中生团子!

新年啦想找一些喜欢凯源的宝宝一起玩耍!
这里初三闭关(???)的团子!
人好话多!⁄(⁄⁄•⁄ω⁄•⁄⁄)⁄
图12p cr.我 按着3p画的
3p cr.logo
谢谢💙💚

哈哈哈哈哈笑到不行

兔正:

01






是年,番邦进贡大梁各色异国珍宝,排场豪华。


皇帝坐在御书房批阅奏折,面前跪着一溜皇子公主,等着分礼物。




皇帝:“二皇子,这成色上佳的犀牛角和象牙短弓给你了。”


皇帝:“三皇子,这堆异国的奇异花卉和珠宝,给你了。”


皇帝:“朕的小公主真是越长越美了,这玛瑙和玳瑁头面,你拿去吧。”




众皇子公主春风满面,叩谢,起身,领赏离开。




剩太子还跪在地上。




皇帝:“呃,至于你吗,我想想。”


皇帝:“这幅山水画就给你了,太子。”




皇帝慷慨地指了指宝库犄角旮旯躺着的一只朴素卷轴。




太子:“……”


太子:“嘎?”






02






太子虔诚地捧着手中的山水画,并不悲伤。


他觉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。




父皇从不给他好东西用,也没亲自指点过他的武艺才学,这是真的。


但其实,这是一种培养他独立自主,奋发向上,为党奉献自我的教育方式。




父皇的心思真是太他妈深沉温柔了!






03






当朝太子并不是很得宠,世人皆知。


只有心思缜密的太子本人不知。




无知是福,所以太子过得很快乐。




太子:“嘤。”






04






太子在众人怜悯的目光下回到简陋的东宫,麻利地把画挂上床头——辟邪,祈福。


旋即抬手,将它徐徐展开。




太子:“卧槽。”




哪有什么山水画,竟是一幅美人图。


画中之人,美目盼兮,顾盼生姿,身穿异域闪亮小短裙,关键是脸特美。




父皇的心思真是太他妈深沉温柔了!






05






正当太子呆滞之时,画中美人忽然开口了:“我可去你妈的,看哪呢。”


美人柳眉倒竖,杏仁眼怒火四溢,没好气地将他瞪着。




太子又是一愣:“卧槽。”




美人把顶在头上的水果篮挡在身前,叉腰龇牙:“不许看我。”




太子:“……”


太子:“你是?”




严格意义上来说,太子不是个无神论者,他相信去世的皇后会时时托梦给他。但他不怎么信一幅画会说话。


他狐疑伸手,一戳画中美人的脸,手感平整,就是纸啊。




美人一惊,连忙捂脸后退几步:“妈卖批,你摸个屁摸。”


太子有点不好意思地收回手:“抱歉,但女孩子也不要这么粗鲁。”




美人不高兴了:“你他妈才女孩子,我这幅画叫美男吃水果图。”


太子:“哦。”


美人:“我就是这个美男。”


太子:“……噫。”




是男是女,一看便知。


反正是幅画,不会掉块肉吧?




太子歪头想了想,用指尖拽住美人的长袍,在对方惊恐的眼神下,猛地向下一滑。




美人:“啊啊啊啊我屮艸芔茻!!!”






06






美人真的是带把的。


抛开这个不谈,为什么一幅画中的美人能四处乱走,还跟他说话呢。




心思缜密的太子陷入了沉思。




美人:“你们中原可冷死我了,快给我个汤婆子。”


太子:“怎么给你?”


美人:“把我拿去你案上,在我脚边画个汤婆子就行。”


太子:“行。”




太子才艺双全,绘画全不在话下。




他提笔,细细画了个精致的烘手汤婆子。


白毛绒外壳,缀以褐黄色调,点了朵明艳的红花在瓶身上。




美人:“噫,这直男审美我服。”


太子:“嘤。”




太子刚想说要不改改,然而美人嘴上嫌弃,仍是美滋滋地捧起了汤婆子,捂在花容月貌的脸上。




美人:“挺暖和的,谢了啊。再画件毛外套吧,要阳刚点的,能展露男儿本色的那种。”




太子:“……”


太子:“嘎?”






07






太子低头奋笔疾画,边同美人唠嗑:“敢问兄台姓甚名谁,家住何方?”


美人翘着二郎腿,坐在画中软塌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剥着葡萄:“姓王名源,蒲甘边陲小镇来的。”




太子:“行,王源兄。”


美人:“哎。”


太子:“我也姓王,名唤……”


美人:“俊凯,我知道。”




王俊凯一愣,脸颊浮现淡淡红晕:“王源兄如此了解我。”




王源白他一眼:“堂堂大梁王朝皇子公主的起名传奇,有谁不知道?王俊凯,王酷凯,王帅凯,王美凯——这质量,你们皇帝脑子有坑吧?”




王俊凯猛地站起身来:“你再说一遍!?不许你这么说我父皇!”




王源:“你父皇脑子有坑。”


王俊凯:“没有坑!”




王源:“你父皇脑子有屎。”


王俊凯:“没有屎!”




王源:“你父皇脑子里有你。”


王俊凯:“没有我!”




王俊凯下意识反驳出口,愣了愣。




“确实没你。”王源懒懒地卧在榻上,抬眼望他,“就你傻不拉几做小跟屁虫,也不看人家有没有领情。”




王俊凯一屁股坐了回去:“嘤。”






08






王俊凯给王源画了件御寒的墨色大氅。


王源手长腿长,就是忒瘦,披上之后像颗球。窝在榻上,很有准备冬眠的架势。




“我们蒲甘就没这么冷。哎,你再给我画个软点的床吧,我要睡觉了。”


“一直蒲甘、蒲甘地念叨,话是这么说没错,”王俊凯提笔,忽地蹙眉道:“但我看,你分明是中原人长相啊?”




王源:“老婆饼里有老婆吗?”


王俊凯:“?”


王源:“雷峰塔里有雷锋吗?”


王俊凯:“不……”


王源:“从蒲甘来的就一定得是蒲甘人吗?”


王俊凯:“……”


王俊凯:“嘤,好有道理。”




王源:“所以,你猜猜我的来头?”


王俊凯:“我猜你是被流放的逃犯白银祭司,住在苍白少年身体里。”




王源:“串戏了,滚。”


王俊凯:“嘤。”






09






堂堂太子,竟然坐在案前画了整整一夜,给画中美人添置了一套温暖家居与各色用品。


后来估摸着还画了套大红色南极人内衣,心地善良地想道:下回王源睡觉时穿,肯定暖和。




王俊凯放下笔,美滋滋的极有成就感,刚欲起身去解个手,脊背一僵。




——这个王源,究竟为什么会住进一幅画里去呢?




王俊凯挠挠脸,回过身。


王源早已就寝了,抱着他画的暖和大棉被睡得昏天黑地,像只抱着大萝卜的胖兔子。




嗯……算了,明日再说。






10






当夜,王俊凯梦中觉得被什么东西压着,热乎乎,像只八爪鱼。


缠着自己的四肢,像被人抱着睡了似的。




隔日晨起,床上却只有他自己一人。




王俊凯心道,这梦着实诡异,便昏沉地更了衣,蓦然发现桌上多了串葡萄。


粒粒饱满,连露水都是新鲜的。




王俊凯沉默片刻:“小正子,过来。”


太监小正子连忙恭敬站近:“太子殿下。”




王俊凯:“我他妈不爱吃葡萄。”


小正子:“?”


王俊凯指了指桌上晶莹欲滴的葡萄:“而且你哪儿偷的,咱们东宫吃不起这玩意。”




小正子:“这,请殿下明察,奴才没偷过葡萄。”


王俊凯:“你再说遍?”


小正子:“奴才没偷过葡萄。”




王俊凯:“你胆子肥了哈?竟然都敢在太子面前撒谎了?”


小正子:“妈的!老子没偷过葡萄!”




“……”王俊凯:“嘤。”




王俊凯深思许久,捏起这嫣紫水果细细打量。




他东宫一日三餐都极其简朴。


也没有任何来自父皇的补贴。




如果突然出现这么一串肥硕的葡萄……要么是见鬼了。


要么是父皇心地善良,想给他补补身子。




哇!父皇的心思真是太他妈深沉温柔了!




正当王俊凯感激涕零时,王源:“哎我葡萄呢?”




王俊凯:“嘎?”






11






王源凑近两步,朝画外张望了眼:“哦,不小心把葡萄扔出来了。”


三观再次遭到洗礼,王俊凯连忙正襟危坐:“扔出来?”




王源:“我可能,睡觉的时候不小心手抖了。”


王俊凯:“你身边的东西可以扔出来?”


王源:“对的。”


王源:“我给你看。”




王源说着就捡起了那条异域火辣小裙子,挂在指尖甩了两圈丢出来。


王俊凯呼吸骤凝,被糊了一脸小裙子。




王俊凯:“靠。”


王源:“这裙子是为了让我呆在画里没啥违和感才穿的,平时我真没异装癖,你别介意。”


王俊凯:“我不介意。”


王俊凯:“但是……你能不能把那个,水果篮上的钻钻抠给我啊?”




王源:“?”




王俊凯:“我们东宫比较穷,需要补贴一下。”






12






王源托腮深思,旋即抬头:“那你不如多画点金元宝?我拿到手以后再扔出来。”


“这样也行?”王俊凯一个激灵:“那我大梁的国库,岂不是可以变得充盈了?”




王源:“理论上是这么讲。但我不是大梁人,不会纵容你犯罪。”




王俊凯:“哦。”


王俊凯:“那你还是把水果篮上的钻钻抠给我吧。”




王源:“……”






13






东宫外,长廊边。


宫女A与宫女B正在闲聊。




宫女A:“听说了没,太子好几天没出东宫了,成天抱着那幅陛下赐的画呢。酸不拉几的穷样,我看着都可怜。”


宫女B:“真的假的?那画什么来头。”


宫女A:“不清楚,听陛下自己说,是山水画。”




宫女C嗑着瓜子加入了闲聊:“呵,什么山水画?我听东宫干活的小正子说,是幅美人图来着。”




宫女B惊诧捧脸:“美人图?!”


宫女A:“那就好解释了,肯定是太子殿下事事不顺,看美人图来慰藉心灵。”




宫女B:“说起美人……我突然想起来,太子殿下都十五了,该有通房了吧?”


宫女C:“陛下不关心太子,把这事忘了。也是心酸,前皇后去世之后,就没谁照料太子了。”




宫女D踩着滑板车加入了闲聊:“错!贵妃娘娘前半年问过太子要不要找通房。结果你猜怎么着?”




宫女B:“怎么着了?”


宫女D悠悠点头:“太子拒绝了。”




宫女C:“这有什么内幕?”


宫女D:“也没什么,是太子说一心钻研国家大事,不想被女色干扰。”


众宫女:“噫。也不知现在看美人图的是谁。”




宫女E腾云驾雾地加入了闲聊:“你们的八卦都不新鲜了。俗话说得好,这个帝国没有秘密。”




宫女A:“你又知道点什么?”




宫女E:“太子殿下成天抱着的所谓美人图,实则是一副美男图。”




宫女A:“……卧槽。”


宫女B:“卧槽!”


宫女C:“卧槽?”


宫女D:“卧槽——”


宫女E:“哎,当时听到这个八卦我也很震惊。最近民间略兴男风,也不晓得太子是在哪儿被耳濡目染了。”




宫女C:“万万没想到太子是这样的人。”


宫女A:“虽说太子不怎受陛下待见,但样貌还是一等一地好。若是他真好男风这一口,估计不少真情实感的女孩要伤心了。”


宫女B:“譬如我,嘤。”


宫女D:“还有我,呜呜呜。”




宫女F骑着恐龙加入了闲聊:“你们说的这些还太片面,我听来的八卦就厉害了,估计要掀起宫中xfxy。”




宫女A:“能不能好好说话,别老用简写装逼,xfxy是什么。”


宫女B:“你有所不知了,xfxy是腥风血雨。”


宫女C:“是什么八卦?”


宫女D:“好好奇。”


宫女E:“总不会比我这八卦还离谱吧?”




宫女F:“呵——你们有所不知了吧?画中的美少年是成精的,会陪太子说话呢!”




宫女A:“……”


宫女B:“……”


宫女C:“……”


宫女D:“……”


宫女E:“……”




众宫女:“切,你这个编料就过分了吧,自己没在东宫当差就乱讲。我宁信黄河没水呢,你起开吧。”


宫女F:“……爱信不信,我先嗑为敬。”


众宫女:“剔除你的帝国籍。”






14






简陋的东宫,这两日终于富裕些许。


在王俊凯把王源抠给他的小钻钻典当了之后。




是日,太子殿下双手捧画,坐于御花园中休憩。


画中的王源坐在软绵绵大床上,惬意地跷二郎腿啃羊肉串。




王俊凯:“这串串,好吃吗?”


王源:“好吃。”


王俊凯:“什么味道?宫里没有呢。”


王源:“你再画几串,我给你丢出来。”


王俊凯:“好。”




于是太子殿下撑着膝盖,在御花园里撸串。


三皇子原本在亭子里摆弄盆栽,循着这股孜然香找了来,见王俊凯气定神闲地撸串,气得脸都青了。




三皇子:“太子我日你妈的!”




王俊凯一愣,抬头舔掉了唇角的油:“皇弟,那个,我母后已经去世了。”




三皇子:“哦,对不住。”


三皇子:“不对,你他妈在御花园吃什么呢?一点涵养都没有。”


王俊凯举起放在案上的一大盘羊肉串:“皇弟要来一点吗?听说是异域的特色菜,挺合我胃口的还。”




三皇子涨得脸红脖子粗,硬气道:“你什么意思!?我王帅凯这辈子就算是吃屎,也不会吃你王俊凯半口东西!”






15






三皇子:“哇~我靠这也太他妈好吃了,有肉吃真的很棒耶,嘤嘤嘤~”




王俊凯深沉地望着他失去尊严的皇弟:“我就说吧。而且羊肉温性不会上火,可以多吃点。”


三皇子吃得满嘴流油,抽泣道:“兄长,我是你的人了。”




王俊凯:“滚。”


三皇子:“?”


王俊凯指了指那幅画:“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



三皇子:“其实我刚才也是开个玩笑,为了表达对皇兄的崇拜……”


三皇子:“啊?这不是父皇赐你的那幅画么?展开来后竟是这个样子?”




只见画中的美人裹得像只熊猫,卧在榻上抖着细细长长的腿,边看皮影戏边啃酱鸭腿,毫无形象可言。




王俊凯:“这画其实叫……《美人啃鸭图》。”


三皇子:“原来如此。”


三皇子:“人倒挺美的,就是动作不大雅观,不符合我朝女子的普遍姿态。”




王俊凯:“不,这美人是个男的。”




三皇子:“……啊?”


三皇子:“这么说来,皇兄你,你喜欢男子吗?”




王俊凯深沉地点点头,又摇摇头:“你不要说出去。”




“何况你喜欢的还是画中的人。”三皇子扼腕,“心疼你喔,我的哥。”




王俊凯:“嘤。”






16






深夜,静谧的御书房。




皇帝批阅完奏折,深舒一口气:“小扣子。”


太监小扣子连忙上前:“奴才在。”




皇帝:“朕年纪大了,有些事记不清了,需要你给朕讲讲。”


小扣子:“奴才以为陛下此时正值壮年,何谈年纪大呢?何况——”




皇帝:“唉,别整那套虚的了,此事紧急。”


小扣子:“陛下怎了?”




皇帝:“太子的大名叫什么来着?”


小扣子:“王俊凯。”




皇帝:“哦……”


皇帝:“话说朕为什么不待见他来着?”




小扣子:“?”


小扣子:“这您得自己回忆。”




皇帝:“哦。”


皇帝:“妈的,忘记了。”






17






东宫,深夜。


王俊凯挑灯作画,顺道与王源促膝长谈。




王俊凯提笔,纸上描摹毛色雪白的猫儿:“其实,我是知道父皇不待见我的。”


王源:“原来你他妈不傻啊。”


王俊凯:“嘤。”


王源:“说说你的故事。”




王俊凯:“我母亲原本是大梁的皇后,可后来被人说,她私自用巫蛊之术,让父皇震怒。”


王源:“巫蛊?怎么会平白无故被人这样冤枉?”




王俊凯:“因为母亲本是蛮族人,父皇在大漠沙场上与她一见倾心,不顾流言立她为皇后来着,宫中看她不顺眼的人其实原本就很多。”


王俊凯:“有人看见母后给了贵妃一枚锦囊,猜测锦囊中绘着蛮族的巫蛊之术,才害贵妃流产。其实我知道,那锦囊里不过塞着一堆游戏纸条,分【R】【SR】和【SSR】三种,每张纸条上都画了精美绝伦的小人,是我母后为了排解宫中寂寞而自创的抽牌小游戏,她当日分享给贵妃一起玩。”




王源托腮,蹙眉:“贵妃为何不替你母后解释?”




王俊凯:“她早看不顺眼我母后的美貌与智慧了,而且她总只抽出来【R】,而母后手气很好,有回十二连抽了【SSR】。贵妃便也指着她鼻子骂妖女,父皇于是一下子轻信流言。”


王俊凯:“母亲被如此栽赃,一时百口莫辩,被父皇废了后,囚于殿中不得踏出半步。日益消瘦,水米不进,父皇也从不来看她。后来没有捱过那个严寒的冬天,去世了。”




王源:“摸摸头。”


王俊凯收笔,刚画完的猫儿已然活生生地钻进王源的怀中:“或许这是为何父皇见了我就心堵。”




王源抱着扑过来的猫儿,一下一下抚着它的背,抬眼望向王俊凯:“其实,我想问你件事。”


王俊凯:“你说。”


王源:“你父皇当时在大漠打仗了几年?”


王俊凯:“两年。”




王源:“他是什么时候与你母亲认识的?”


王俊凯:“哦,巧了!母亲告诉过我的,是大梁膜蛤历十三年的四月。”


王源:“那你是什么时候出生的?”


王俊凯:“大梁膜蛤历十三年的九月。”




王源:“九个月减去四个月是多少?”




王俊凯:“五个月。”


王俊凯:“……我操!”






18






被戴了绿帽的皇帝脑子不大好使,积年累月,已经忘记了这茬。


他近日听三皇子说,太子给他烤了不少羊肉串吃,手艺巨好,此生难忘。




皇帝陡然间觉得,王俊凯这孩子心灵手巧,心思深沉,为人低调。


自己之前为什么对他这样差呢?突然忘了。




番邦又进贡了回,这次皇帝摸着良心,送了不少好东西去东宫。


王俊凯原在御花园晒太阳进行光合作用,一回东宫,发现殿中金光大作,不禁傻在原地。




小正子飞奔过来:“殿下!殿下!”


王俊凯:“你冷静。”


小正子:“呜呜呜,我们发财了,殿下,我们发财了,哈哈哈吼吼吼。”




王俊凯:“我发财了,你发病了。”




心思缜密的太子踏入殿中,忽然有点良心不安。




他思考了半天,展开画卷:“王源儿,你画里所有东西,都能出来对吧?”


低头嗑瓜子的王源一愣,抬眼点头:“对啊。”




王俊凯:“那你呢?”


王源:“我也能。”




王俊凯:“?你之前怎么没跟我说过。”


王源:“我为什么要跟你说。”




王俊凯:“……那,你出来了以后,还能钻回画里去么?”


王源:“当然了,我是这世界上最厉害的神。”




王俊凯:“你串戏了吧。”


王源:“没有。”




王俊凯:“那你现在出来吧,我让你摸摸父皇送我的珍宝。”


王源:“不稀罕。”


王源:“我带你去大漠吧,到处都是好东西,还有正宗口味的羊肉串儿。”




王俊凯:“喔!”






19






太子典当了珍宝,得到一笔横来之财。


他借了小正子的太监服穿上,悄悄画了个出宫令,让王源从画里把它丢出来。




然后,便拿着这出宫令,挟着钱财与装着王源的画卷,平生第一次踏出皇宫。




王俊凯:“对了,我记得你说过——你从蒲甘边陲小镇来。”


王源:“哦,对,那时候骗你的。”




王俊凯:“那你究竟从什么地方来?”


王源:“大漠。”


王俊凯:“哦。”


王俊凯:“这么说来,你跟我妈咪是老乡。”




王源:“哎,实不相瞒,其实我跟你妈是一个村儿的。虽然那时我还没出生,但大家都说,她烤的羊腿太他妈好吃了,是方圆百里手艺最好的——可惜后来被狗皇帝拐跑了。所以咱全村人都特生气。”




王俊凯:“真是太他妈巧了,话说妈咪在你们那儿的名字是什么?”


王源:“阿萨姆。”


王俊凯:“……嘎?”


王源:“她还很会做奶茶,用羊奶做的,特别香。我在中原看到有人卖阿萨姆奶茶,其实是你母亲当年手艺的山寨版。”




王俊凯恍然大悟。




过了片刻,王俊凯又道:“还有别的事呢?关于我母亲的。你能不能说详细点。”


王源:“不能,等你跟我到了大漠再说。”




王俊凯:“嘤。”






20






王俊凯手捧画卷,策马奔腾了大半个月,终于抵达传说中的大漠。


沙尘滚滚,空气炎热,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孜然味。




王俊凯:“啊,我的家乡。五十六个民族,五十六朵花。”




他刚感慨完,忽然后颈一痛。


眼前骤黑,是被人敲晕了过去。




一块面料粗糙的东西立刻覆了上来,王俊凯正神思飘忽,已被人装在麻袋里,扛走了。






21






蛮人A:“这小太子手上细皮嫩肉的,真的办得到?”


蛮人B:“我看悬……”


蛮人C:“看他这幅样子,估计这档子事从来都没做过呢!”


蛮人D:“啧啧啧!”




高高的沙丘上,篝火闪烁。一众蛮人乖巧地抱着膝盖围坐。


从画中出来的王源赫然也在其中,大腿上还躺着睡熟的王俊凯。




王源:“大家别着急,肯定行!他画出来的羊肉串都很好吃,亲自做肯定不差。”




蛮人A:“他虽说是阿萨姆的儿子,但不一定就继承了烤羊肉串的天赋啊。”


蛮人B:“哎!我们大费周章把他从大梁绑回来,不就是为了试试他会不会烤么?”


蛮人C:“等他醒了,让他试试吧。”


蛮人D:“罗伊·布大嘟斯基·源,你确定你没绑错人吧?”




罗伊·布大嘟斯基·源,是王源的蛮族名。




王源:“相信我,他肯定——”


王俊凯:“…啊,我的家乡,五十六个民族,五十六朵……咦,我这是在哪?”




话音未落,王俊凯摸着后脑勺爬了起来。


眼前是蹿动的火苗,一众凶神恶煞的蛮人流着口水盯着他看,脚边盘子里还摞了一大把生羊肉串。




一回头,只见眉眼墨黑,顾盼生姿的美少年坦然地将他望着,好看得像从画里走出来。


不,确实是从画里走出来的。




王源一抬手,拍拍王俊凯的肩膀:“加油,好好把这些羊肉串给烤了。”


王俊凯傻了:“可是我根本就不——”




王源指了指在座的蛮人:“不然他们就把你烤了。”




王俊凯:“……嘤。”








22






蛮族人多多少少都会点巫术,王源也不例外。


说实在的,他是他们村儿的神之子,天生能从画里钻来钻去的。


这个技能要是好好利用起来,其实非常屌。无怪乎他成天自恋自己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神。




阿萨姆则是他们村子里的女神。


原因很简单,她烤的羊肉实在是太好吃了,吃了以后惦记一辈子。


结果竟然被中原的狗皇帝给拐跑了!




而且没几年就魂归天际了!




众人十分伤心绝望。


所幸王源有一妙计。




王源:“我可以钻进画里,装作美人图进贡给大梁皇帝,然后把阿萨姆的儿子劫持回来。我相信阿萨姆这样神奇的女子,一定把她的烹饪技艺遗传给了后代。”




众人愣怔许久,擦干眼泪,拍手叫好:“事不宜迟!快去快回!”






23






没想到阿萨姆的儿子,有点好看呢。


而且还傻乎乎的,用画笔给自己添置了这么多东西。




虽然那时嘴上不饶人,王源却总忍不住多瞧那小子两眼——大漠里,怎么就没那么好看的人儿呢?




当夜,他悄悄从画里钻出来,不慎踢翻果盘,把一串葡萄也顺了出来。


然而他浑然不知,只专心蹑手蹑脚地爬上王俊凯的床,摸索着、抱着他睡了。




香香的,真好闻。




隔日天还未亮,他连忙钻回画里。王俊凯显然对昨夜的事浑然不知,王源便也对他装了傻。


越看越喜欢,真想立刻打晕装进麻袋里扛回大漠!




然而,王源作为一个正直的人,忍了这个念头十分长久。


直到最后,王俊凯终于踏入大漠乐土,他才悄悄从画里钻出来,用小钻钻被抠掉的水果篮,把太子敲晕了。




真是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




24






王俊凯烤的羊肉串不负众望。


蛮人们流下了激动了泪水,说这就是阿萨姆当年的味道。




待众人散去,夜色已深,王俊凯坐在光芒微弱的篝火前,与王源并排坐着,无言。




过了许久,忽然深沉地开口:“原来你是蓄谋已久。”




王源:“对。”


王俊凯:“前阵子跟我呆在一起,你只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已?”


王源:“也不全是。”




王俊凯眼中泛出一丝希望:“还有什么?”


王源:“我觉得你长得挺好看的。”




太子一顿,忽然凑近美人些许:“那还是没有你好看。”




王源耳朵一红,推了推他:“一身羊肉味,走开。”




两人抬头看了会儿漫天星星,赞叹此时真是美景。


不过多时,篝火全然熄灭,两人借着朦胧月光望向彼此。




王俊凯:“真好看。”


王源:“什么?”




王俊凯:“有人喜欢美人,有人喜欢美景。”


王俊凯:“我就厉害了,我喜欢你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王源捂脸:“嘤。”




这个傻兮兮的太子,貌似也不是很傻嘛。






FIN.








恭喜玩家王源收获了专属烤串儿大师一位!啪啪啪!鼓掌!


我知道全程OOC,不要理我,啊哈哈哈哈。



提前祝我们源源生日快乐啦!
(*Ü*)爱你呦嘿嘿嘿嘿嘿😙

王俊凯×王源 壁纸2P
禁二改禁商用转载标明出处@-猫小团
谢谢(*╹▽╹*)

王俊凯×王源 壁纸5P
禁二改禁商用转载标明出处@-猫小团
谢谢💝